一早起來,居然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置身何處,睜開眼睛好幾秒之後,才看清楚在自己的房間裡。喉嚨啞啞地有點疼痛。

 

試著再重新整理起最近讀的文獻,心裡總是惦念著論文該有進度,但又覺得疑惑重重。試了好一會兒,又轉念讀點別的好了,一下子又覺得去運動好了一天的上半段就像無頭蒼蠅一樣這兒轉轉那兒轉轉。

 

一天的下半段,指的是從下午三點半一直到整個晚上,就從零散轉為集中注意力,近乎警醒,為了第二門課。第二門課是來美國最主要該修的課,也是期待已久的課,卻也是讓我整個神經和身體都繃緊的課。老師人很好(她是學校派給我的指導教授,也就是學期初因為修課問題和她變得相當緊張的那位),是個小班。坦白說,寒假就已經收到授課大綱的我,實在沒什麼藉口說自己沒準備好。但,心中不斷吶喊的是:我還沒準備好!

 

最主要是這門課是一門實習課,所以我們在將來的兩或三週後要開始接實際的個案,也就是真的付費的個案。在台灣的時候,在碩二下的實習我開始在醫院接個案,二年級也在學校接個案。應該是要準備好了,但不知道怎麼整個人慌張了起來也許是因為一直沒有心理準備要用英文接個案,一直是個旅人的心態,和人溝通只要對方能懂我的意思也就過得去了。但一想到要接的是真的個案就慌張得好像自己什麼都不會了。

 

下課後,卸下了笑臉,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這裡面有多少是國際學生的議題,有多少又是自己的議題?

 

也許兩者都有吧,但尤其感到疲憊的,應該是對自己反應的失望。也許期待著經歷過多少次類似挑戰經驗的自己,能多為自己背書一點,不要總是自己當臨陣卻步的那第一個人希望自己堅強些,興奮地面對眼前的挑戰。但我失望於自己的反應,而這樣的失望又讓自己更失望……

 

我深知這趟旅程,有絕大的成份是要面對自己,探看自己內心那個存在已久也苦惱已久的洞、缺、痛。現在就是那樣的時候,自己要怎麼合理地評估自己的能力,哪些是不合理的信念,又要在什麼時候對自己伸出援手?總在練習同理別人,但老是不同理自己的我,深深地感覺到失落和寂寞

 

不過還是要幫自己打氣,看正向面。至少今天的課程聽不懂的部份很少,至少該是發言的時候沒有逃避。而且打電話、msn上到處找援助,找系上學姐瞭解諮商室運作狀況,找在他州同樣學諮商的朋友請教經驗,找小y(小y看到此篇是呼救文是也),想學習其他人是怎麼準備而降低焦慮和緊張。找一個美國的朋友,約定好從這週就開始做角色扮演練習我停不下來,不敢停下來心思百轉,心情也隨著夜深漸漸疲累了。

 

很想找人說話,很想靠在誰的肩上哭一哭,我總是在跟自己拉鋸,希望有人能瞭解這樣好像獨角戲般的掙扎。從傍晚就開始打電話給J,整晚無音訊,也不在家。回想他在傍晚就已經傳來訊息說今天晚上無法見面,失望卻也不意外,心想也許他又帶著媽媽去老地方了只要一到那裡,我的需要就不再存在於他的心上。也許是我多疑了,有點悲傷的是依據經驗法則,這樣的懷疑卻相當合理。

 

想著也許該是時候,練習著漸漸不再依賴他…可是自己並不喜歡這樣,真正的希望是能有些支持...有人能推我一把,陪著我漸漸能更加支持自己。

 

今晚的我感到格外寂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