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有另一些人想幫我,用一種讓我很沮喪的方式

 

一整天實習下來,接完個案立刻飆車回彰化,赴學校的面試。不是不去了,為何還要面試?因為已經提出申請書了學校也已經排定面試時間了,所以在跟負責此業務的小姐溝通後,她認為我還是應該赴面試,去向面試委員們說明我的情況。

 

這幾天,每一天睜開眼睛和閉上眼睛之前,我的最後一個念頭總是:我得下定決心才好,去,或不去。可是每當我覺得我已經終於下定決心了,就會又跑出來不同的聲音要給我建議。

我走進面試會議前,萬分感慨,原以為我應該是要卯足全力來說服他們的,他們也是這麼期待,但是,我卻一開始就誠實地交待自己目前遭遇的困難,然後開始了說服委員我今年為什麼不想去的困戰。

 

委員們覺得,即便這個program課不一定開得成,整個系那麼大,何患妳無課可修?我解釋說,我瞭解到美國去學習,每一堂課必定會有它值得學習的地方,只是因為目前碩班的課已經大致修完了,如果選擇修習他們系上既有的必修,恐怕會有比較多重複的部分......

 

那可不一定,妳不見得都聽得懂。妳托福是幾分?(委員一

妳是看不起他們開的其他課嗎?(委員二

這個我很清楚,我也是那裡出來的,這個編號XXX是必修,妳只要隨便再拿一堂課,undergraduate的也可以,就符合學校最低的六個學分要求了。

坦白說我覺得國外訓練比較扎實。(委員二

(如果明年仍有獎學金的機會,我的想法是希望能明年再提出申請)明年可以啊,但是妳可能就要自己出錢了,明年的競爭者又是另外一回事。(委員一

 

我坐在那裡,想著為什麼局面變得這麼詭異?原本應該是我要說服他們給我錢讓我去,現在變成他們在說服我,應該要去想盡辦法去就對了去美國學習包準妳有很多收穫就是了。

我明白自己不符合他們的預期,但是我也盡我所能不浪費大家時間,告知我的狀況和規劃。可那一刻,我只能默默地聽著兩個委員不斷傳達出一種隱微的訊息:我比較懂,我比妳知道妳想要的是什麼。

我只能不時地向唯一一位女委員,也是我們系上的教授投以求救的眼神。我希望她看見這裡有權力傾斜的問題,讓我說不出口我心中真正想的。老師沒有說太多,從我的略為沉默讀到我的為難,於是詢問我的意願,我說,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但在和系上師長討論後,我認為如果今年能先完成全職實習,也許明年還可以再來爭取。

我知道老師們是想幫忙,想無論如何讓我去,但那前提,是我也願意無論如何都想去不是嗎?可我並不是想要這樣。

 

我真正想的是什麼呢?

 

我不是隨便修一門課就好,也不是滿足最低標準六學分就好。

我沒有要在美國執業,我要去是因為我認為那些學分可以幫助我以後在台灣有更多的工作機會。

我不覺得只要是美國的課就是香的。

我不是沒在美國上過課,聽懂的也不見得會比您以為的少。

我不是沒看過課程編號,那些課就是選修不是必開。

我不是看不起,只是對出國我不是抱著崇拜去朝聖,只是去取我所需的經。

我只是很清楚我要的是什麼,和不要的是什麼。

我當然沒有這麼說,教授們只是出自好意想幫我製造仍可以出國的機會。只是那種非去不可的想去體驗一遭的心態,我已經經歷過了。那種全力以赴,我已經付出過了。我現在真的應該要為自己的下一步去努力,而不是再把值得的自己交付給一個現況不可靠的program,或一些隨便什麼都好的課。

最後委員大概實在好奇,我幹麼那麼有自信講想修這些就是這些。那妳托服到底是幾分?

ibt 108,我回答。他頓了一下,說,那有符合學校的申請標準嗎?

我說有,超過,然後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我想,教授真的是用很古早以前的自己的經驗,在看我。

喔忘了說,所謂將來會很激烈的競爭,坦白說我很存疑,因為今年的申請人,連同我共三個。

本日經典妳是看不起他們開的課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
  • 抱抱,雖然已經大致知道內容,再看一次還是會覺得蠻震撼的

    還是忍不住想說,他們是不是一定要核銷這筆錢之類的:P

    如果不是,那只能說委員一二被大美國主義入侵成功了,變成可悲的亞洲人

    真的不是美國的課就是香的,我修過好多臭掉的課,跟他反映他還會說那是妳的嗅覺有問題,真的是靠自我肯定在生活orz
  • 以後如果我開始嗅覺有問題
    請一棒把我敲醒!

    singletraveler 於 2009/07/03 23:41 回覆

  • Sean
  • 有時候,這就是某些台灣人的悲哀。
    總覺得外國端出來的東西總是比較香。
    這也反映出了,有些台灣出去的留學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想要是什麼,總覺得這樣的態度,對我來說,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加油,SA,我覺得,不管最後的決定是什麼,你一定會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來支撐你,是吧。
  • 不卑不亢

    我希望自己一直都能思考自己想要什麼...

    singletraveler 於 2009/07/03 2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