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情況只能用峰迴路轉來形容。而心情呢,就像今天的Polo衫,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上週五,北科羅拉多大給了我始料未及的審查結果,好人卡一張:妳很符合資格,不是妳的問題,但強烈建議妳明年再來,因為我們的program正在經歷一些改變,調整,修訂。逼到最後才肯講明:我們擔心開不出課來。

不消說,另一紐約州學校也沒好到哪裡去,別人卡一張:我們瞭解妳的急迫,但不是我們的問題,州政府就是遲到了,就是發不下來認證,我們真的沒辦法告訴你什麼時候,我們只能等。

 

真沒想到,從沒碰過投資的我,竟也掃到美國金融風暴的颱風尾......學校經費被砍,我想上的program的進階課開不出來。州政府人事被裁員,以致於早該在一月就審過的program遲遲未審(後面這個是我自己亂猜的)。

 

我的心情,原本就是要去準備好接受兩種極端的結果,所以,有點麻麻的,五味雜陳,說不上來什麼感覺。有點鬆了一口氣畢竟不用去面對未知,有點不甘心難道這麼多的投注只換來一場空。

週末回家,我媽和我姐得知消息後高興的,她們就是不希望我離開,即便我說,可能得休學了,對他們來說那都好過出國。我一面想,那就這樣了吧,我已盡了最大努力,應該依隨上天的安排。

卻又接到學校的通知,下週三面試獎學金。我又想,難道就這樣了嗎?

 

今天早上,終於收到北科大的解釋,也讓我終於能寫信跟我的指導教授,也是系主任,說明現在的情況,想聽聽老師的看法。下午,等到了老師回來。

走出老師辦公室,我竟又走向了另一條不是這樣計畫的路......

 

我說:老師,可是我沒有申請全職實習,而且現在沒有單位開缺了,我想只好休學。老師說:再想想辦法,再找看看。我可以幫妳問看看......我說:老師,失去了這次機會,我可能不想出國了。老師說:再想想辦法,今年把實習完成,等於明年還有機會試試看......

我想放棄,我用滿載的挫敗情緒在處理問題。可是老師想幫忙我解決問題,甚至考慮透過私人管道,去想還有什麼辦法幫我。我才發現,自己真的放棄得太早。談完之後,我上網找,就在那裡,仍有好幾個學校在徵求實習生,只是之前太過沮喪的我根本不想去看到。

我馬上找小y和小燕,找同學,請教他們準備申請資料的重點。小y和小燕把自己的資料寄給我參考,同學們幫我解說借我資料參考還要幫我模擬面試。

我應該開心樂觀一點,事情有了轉機,即便不是預期的。即使不是最好的實習單位,但總是還有機會,或許可以不用休學,延續該進行的學業;或許今年把實習完成了,論文篤定了些,明年再考慮是否有出國的機會。

 

小y和小燕幫我取了一個生動的名稱,叫做搶救小薩大作戰。我該開心點,那麼多人願意幫我,在整個過程裡,那麼多人鼓勵著我,焦慮的時候聆聽我,挫敗的時候安慰我。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大家都在幫我,我怎麼能不幫幫自己。

 

那麼我得先好好睡一覺,因為此刻的我實在是太疲累了,我的心情真的是太緊繃了以至於我好像一步都走不動了......我實在是撐太久了,有那麼一瞬間我好想為莫名其妙的委屈和生氣嚎啕大哭一場。

然後,再上路,幫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