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是看起來很悲傷了。似乎讓很多朋友擔心了,真是很抱歉。留言,或是來電,通聯上的一句:妳還好嗎?我都收到了。P1000225.JPG 我養的梔子花終於盛開了,小花器是花子家贈送的

其實我還好,雖然沒有全部都很好,但還好。

 

並沒有跟藥師傅分手。有朋友問我:做得到離開嗎?也有朋友勸我放下。

 

事實是,我知道現在的我,是做不到回到一人的寂寞生活的,我想現在的我真的是不行。在爭吵的隔天,浸泡在間歇的眼淚裡,我真的是覺得,現在的我好像迷路一樣。

所以,雖然那天我那麼急著離開,但是我從來就不是真的能很快離開的那種人,我有時就算走開了,好像還是花更多的時間去做放下這件事。而現在,我問自己,急著去哪裡呢?我有太多不確定,下一步都不知道究竟會往哪裡走。

我覺得有一種漂浮而不踏實的感覺,生活時不時的擠壓著。在工作在做個案時,同時自己很多自我挫敗的習慣無所遁形,還需要自己去處理;每天都會不由自主地在很早的時候就醒過來,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腦看信箱裡有沒有學校的入學許可通知;論文進度沒有,又時常害怕終將一日我那很酷的教授可能會請我另覓他人;我所有的同學都已經知道要去哪裡了,當他們問我出國的事,我只能儘量顯得無所謂地說我也不知道。

藥師傅的考試越來越近了,會不會考上,不知道。我會不會出國,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走下去,不知道。

未來,是什麼樣,不知道。

我終究還是個凡人,對於跟不上多數人的步調,還是不可能處之泰然。就像,再怎麼說愛在當下,當終於了解對方現下的生命最首要的一件事,並不是去維繫住要讓妳幸福,怎麼會不傷。

當然還是有值得驕傲的事情吧,應該就是學著跟不確定相處,還有,穩住自己,試著了解。

 

我比較少去找藥師傅了,但卻對他更好了,不吵鬧要求,只是多支持他,讓他心無旁騖。少了很多應該和必須,他也對我更好了,我感激他還是能理解,我對他有很深重的心意。

不知道聽起來是不是太卑微,也許當我發現未來甚麼我都難以抓緊,那麼現在的我,就真的希望在還能對一個人好的時候,去愛護他,希望他快樂。

擅長照顧別人快樂的我,卻總是做不到好好照顧自己的,這要改改。很多要再弄清楚,還需要一些時間。

 

如果需要放下的一天終於會來,我跟自己說,就讓我慢慢準備吧。

然後,我也會知道人生的下一步將要往哪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