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班上人心惶惶的大事是全職實習的申請,有人很早很順利就上了,有人奔波於不同學校,等待寵幸。這年頭,準諮商員大量生產,大專院校開缺減少,已經沒有什麼哪所學校出來的就是優勢這回事。

我躲過這波煎熬,卻也是面臨著另一種。

當大家在製作實習計劃書,在面試,我在擬推薦信,寫SOP。也許同樣的努力,只是不同的方向,自然是一種寂寞的感覺。

還要回答很多問題:去了有用嗎?那明年在國外怎麼申請國內實習?這樣幾年能畢業?

還有最重要的,能去嗎?不能的話,接下來該怎麼呢?

 

我回答著,尤其是對爸爸對國外學校對校內審查者。但是其實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從來不是對未來懷有野心的人。我其實也感到微微地害怕。害怕讓別人失望的自己,讓自己失望。

 

一個月,可能一個月後我就不在飄盪,有或無去處都有個結果。但是這段暫時了了,人生的路呢?

少有人走的,對我來說好像不是獨特的與眾不同,而是在交叉路口就放棄了另一條路的可能,好像也不能回頭走。

為什麼不乖乖的?生命的好多時刻都是如此,不乖乖的守著原來的工作,不乖乖的跟著大家的腳步完成研究所學業,不乖乖的找個人嫁,或談個符合經濟效益或至少不違背現實考量的戀愛。

 

其實,很多時候我也不是那麼確定為什麼,也許就是心底仍無法覺得,好了,就停在這裡可以了。

 

所以繼續走著,少有人走的,當然,寂寞是必須要自己擔待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