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奧裡我最關注的棒球比賽,我們國家代表隊的最後一場比賽在昨晚結束了。

奇怪的是一路連敗下來,卻也沒有放棄為任何一次對戰加油的我,卻在昨天比賽中途關掉了轉播


對戰中國隊那場,九局上被逆轉,坐在餐廳吃午餐的我背起包包,跟自己說還要工作;卻在行路間眼光不自主飄向路旁店家的電視螢幕;與韓國拼戰那場,第一局就失了七分,跟很多人一樣,我真的很想關電視,但是才發現當球迷有多容易,面對難堪的比數,關掉電視就好,可是球員們不能走了就算了
。於是我又坐回去,於是沒有錯過我們球員奮戰不懈的那一幕幕。








Video: 20080818恰恰的打擊



昨天打得難分難解的最後一戰,我是真的很害怕最後還是敗戰,怕我會為了選手們的難過還要難過。所以假裝勝負與我無干,卻還是不時地偷看著比數。我想我希望勝利,是希望球員們打得奮力,也打得快樂。

來念書以後,有王建民的比賽時,是我高壓生活中的唯一調劑;每個單調的放學傍晚,國際賽事是那一天最讓我期待的事情

認識
藥師傅以來,我對台灣中職的認識更多了,也長了許許多多和棒球規則術語還有球員有關的知識他就像
中華MOD廣告裡那個管家一樣,一面看球賽,一面隨便哪個球員的拿手球精采好球趣聞等等如數家珍。今年奧運從熱身賽以來,我就經常地和他一起看球賽,跑加油場,那時總是心裡想著,這樣多好啊,愛看棒球成為情人間的共同興趣。果然,幾次小摩擦後,都是依賴討論球賽來替我們和緩。

球賽結束了,好像炎麗的夏天也要過去了,我更愛看棒球了。小民還在休息,沒關係,請大家也愛看本土的中職球賽。








緯來製作中華隊奧運資格賽八搶三+蕭煌奇"天若光"





{轉載}棒球之神的旨意



米果  20080821|中時人間副刊


  一直以來,日本高校野球界存在一種傳說,代表學生野球最高聖殿的甲子園球場上空,盤據一個野球怪物,他總會隨性挑選某支球隊或某位球員,讓他們一路挺進獲勝或艱苦逆轉戰局,創造甲子園奇蹟。我猜想,那怪物必定是我們所說的「棒球之神」,他不但盤據在甲子園上空,偶爾也去道奇球場,紐約洋基或西雅圖水手主場,甚至,他曾經伴隨台灣孩子遠征威廉波特,或出征雅典,而這次,他肯定去了北京五棵松,給一些奇蹟,試煉,還有功課。


「國殤」「國恥」的迷惑


  我不知道棒球之神的說法到底因何而來,但冥冥之中,棒球總給觀戰者一些人生的犀利對照與勝敗的雷同腳本,尤其對台灣來說,棒球之神到底有沒有在北京奧運給予眷顧,看似幾場可以贏下來的比賽,卻往往欠缺臨門一腳,一分差的敗戰接二連三出現,到底需要怎樣的心理素質才能挺得住壓力?台灣始終引以為榮的棒球隊,竟然硬生生在北京 五棵松球場敗給中國,以前我們拿來壯膽的光環,從早先幾年根本不把對手放在眼裡,近來則是小心翼翼,突破僵局勝敗底定瞬間,不管是輸的一方還是贏的一方都措手不及,但這是棒球之神的旨意嗎?我想,是的。唯有棒球之神,才會選擇棒球場上的正面對決,給了我們當頭棒喝的教訓。


  輸球當晚,確實難受,但如果接受對方實力有所進步的事實,輸球的感覺就沒有那般痛苦了。


  媒體用了「國殤」「國恥」兩字來下標,球迷酸言酸語要球員游泳回來,但我內心其實有許多感嘆,用「國球」兩字實在太諷刺,台灣給予棒球的資助實在很有限,但要求棒球給予的回饋又如毒蛇猛獸那般霸道,但棒球之神眷顧的善意是不是已經抵達瓶頸?在敗戰的沮喪中,連我自己也感到迷惑。


被神挑選的孩子


  休兵之日,我在公視頻道看了紀錄片「野球孩子」,看到一群在花蓮瑞穗富源國小的球員,許願在夏天打進全國決賽,為他們的小學生涯劃下美好句點。這些孩子用保特瓶蓋練習揮擊,在橋墩畫下九宮格,取岸邊鵝卵石練習投球,這些連算術都覺得棘手的孩子,以天地為幕,以天賦承接棒球的滋潤與試煉。孩子反覆練習處理內野滾地球,手痛也不敢講,爸爸問他,為什麼不講?孩子回答,如果講了,教練就不會讓他上場;而體恤母親辛苦工作的小球員說,他的夢想就是打職棒賺錢,讓家裡的房子可以重新裝潢。


  我的眼淚簌簌滑落,棒球應該這般單純啊,為何我們一遇到國際賽,就非得你死我活?


  棒球終究不是久久一次國際賽非贏不可或不得愧對國人的壓力,當我們在成長過程中,可以去上才藝班,去補習英數理化,有錢買最新的高科技產品和昂貴的球鞋T恤,但這群孩子只希望在夏天打進全國決賽,因為他們是被棒球之神挑選的孩子。


用熱血送走夏日


  許多球員,甚至其他運動項目選手的家庭環境都不算富裕,譬如台古大戰投出氣魄的李振昌,他是出身澎湖西嶼龍門的單親小孩,他的母親到現在還要借鄰居的空房子做生意。而多數被優渥環境養成的人,只會在球員頂著壓力去比賽卻結果不符「國人期待」的時候,輕鬆寫意罵他們是國恥。那原本只是一場球賽啊,何苦要把認同、政治、面子的問題都丟給選手去承擔呢?


  我真得激動了,可是這幾場一分差的敗戰下來,我對台灣棒球的牽掛也好沈重,但我相信棒球之神這樣安排絕對有他的用意。


  棒球之於台灣,到底是什麼?不該是膽顫心驚希冀高志綱內野高彈跳逆轉的奇蹟,也不該是陳金鋒石破天驚一擊,或因為某一場賽事贏了日韓美古,就可以短暫自傲台灣棒球果然很強。棒球應該是孩子的夢想,大人互相取暖的美好,以及坦蕩接受勝敗的氣度。棒球不是短暫盃賽帶來的猛爆型幸福感,棒球是小孩可以開心拿手套跟父親在後院傳接球;父母可以帶著孩子進場為他們喜愛的球隊加油;小球員從小就培養正面對決的勇氣,就算輸球也要感謝可敬的對手;我們的孩子可以跟日本甲子園的野球少年一樣,用棒球來迎接夏日,暢快勝負一場之後,開心迎接勝利或落淚勇敢接受敗戰的事實,抓一把球場紅土,用熱血送走夏日。


東京多摩川19處棒球場


  某個晚上,在日本工作的朋友突然透過MSN呼叫我,說他從衛星地圖發現東京多摩川旁邊,有19塊「疑似」棒球場的圖形。我們都很訝異,怎麼可能?後來他果真搭電車前去尋找,真得有19塊棒球場,小孩、少年、青少年,大人;少棒、青少棒、青棒、社會人球隊,整整19個棒球場,滿滿的球員,鏗鏘的打擊聲,彼此打氣的熱情。


  我好希望那個場景,可以出現在台灣任何空曠綠地,棒球變成生活,而接受勝敗的勇氣是正面不閃躲的投打對決。


  所以,我們輸了中國,在奧運棒球賽末代的某一場比賽。我跟朋友說,如果輸了這場球,就放棄一切,放棄這麼多年的堅持和努力,那就是真得輸了。我不認為這些年在台灣為棒球努力的人,他們的辛苦就應該被一筆抹煞,沒有誰對不起誰,只有誰先放棄,就像「灌籃高手」安西教練說的,「現在放棄,比賽就結束了」,何況,我們的棒球可不只這一場五棵松的對決,還有好長的路途要前進,現在當然不能放棄,否則比賽就真得結束了,夏天就真的遠離了。


失敗鍛鍊靈魂強度


  這一切都是棒球之神的旨意嗎?當然是。他不僅盤據在甲子園上空,他也去了北京五棵松,我們恰好在這個猛夏接受難堪的結果,但球員永不放棄的拚勁與緊咬不放的精神戰力,倘若不是棒球之神給予的力量,怎能如此頑強呢?


  我應該不會忘記這個夏天,相信所有披著國家戰袍征戰的選手也一樣,因為郭泰源說過,「失敗是鍛鍊靈魂強度最好的時機」,相信棒球之神的意思必然如此,加油吧!棒球如是,人生亦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