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先生要來台中拜訪。

 
因此颱風過後的一大早,我就來到了高鐵站迎接,就怕位置不熟。果然騎著車進入高鐵站周邊道路的我,就像小兵闖進了八卦陣(前天晚上看了電影赤壁的遺毒)。
 
嶄新的站台,新穎的設備,窗淨几明的餐飲,一時間突然有種錯覺,就好像某一次獨自拖著行李,走在哪國的機場。有點惶惶然,更多的是興奮和期待。
 
若不是,閱讀無任何障礙的文字,雖陌生又無比熟悉的臉孔,操著非外星文般的語言,真的要以為是在異鄉。這種感覺是……家鄉。
 
那天在學校遇到主任,點頭致意後各自前行,主任突然又回過頭叫住我,問我:上回討論出國那事,後來怎麼打算?
 
在更年輕一點的時候,總想飛,想到異國體驗、磨練。而今,好像被豢養慣了的飛禽,眷著,也許是和伴侶去做那平凡無奇的茶米油鹽,也許是三五好友相偕同遊相談歡,也許是幻想著,哪一天也帶著爸爸媽媽來搭搭高鐵,經驗經驗……。
 
是不是我也進了一個漸趨保守的年紀(雖然個性本就務實謹慎)眷戀著安定,倚賴著歸處?
 
曾經我以為,那抉擇彷彿只是在「自由飛行」與「安穩歸巢」之間。後來我漸漸明白,原來人生無法保證永遠的歸處。原來多年前寫下的:「家,在自己的身上。」如是早驗。
 
我給了主任一個簡單的答覆,但在我心中沒有肯定的答案。人生似乎要按照著對未來的期待去計畫,但未來總有一塊是預期不了。於是在懷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卻獨自往下走能力的提醒,與允許自己去眷戀之間,我繼續前行。
 
尚先生的車來了。高鐵隨想止了,是為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letraveler 的頭像
singletraveler

一個有枝葉的開始

single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